老魚。

大家好,這裡是舒。
灣家Coser
歡迎大家私訊交流!

近期:全职高手

Plurk:Akita420138

© 老魚。
Powered by LOFTER

【團兵】《素》番外──《眠咒》

此為2013.9.28 進擊的巨人only出的團兵本《素》

因後續商討之下決定不二刷,特此在Lofter釋出全文+番外。

角色描寫OOC有,還請見諒TT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        里維已經三週無法入睡,這使他平時的神經質越發嚴重。起初是抖腳,再來是焦躁得無法久坐,而最近開始不由自主的敲打東西發出聲音。就連近幾次調查都受到了明顯的影響,一上戰場里維便無法自己的拼命討伐所有巨人,然後像是陷入自我厭惡般拼命擦拭著雙手,團長的命令也無法停止他的失常。而在今日,艾爾文終於下令解除里維「士官長」一職。


「我無法接受。」拿到停職信時,里維第一時間找到了在團長辦公室的艾爾文,一走進便用力地將文件甩在桌上,逕自坐上沙發,然後又開始焦躁了起來。


「你自己知道原因,如果你無法改善睡眠或是躁鬱症,我無法冒險在戰略中增加這麼多不確定因素。」艾爾文頭也不抬的繼續處理士兵殉職名單,里維的反應像是完全在意料之中,「除非你願意說明如此堅持不睡覺以及拒絕接受治療的原因。」他放下筆,看向浮躁的士兵。


「沒甚麼,我並不覺得我的睡眠對這方面會有甚麼影響,也不明白你讓我停職的原因。因為一個士兵睡不著而停止所有更有力的作戰計畫不覺得很可笑嗎?團長大人是否也開始頭腦不清醒了?」自己的問句並沒有得到回應,士兵看著長官不為所動的表情、心情是更加煩躁,一股衝勁就把眼前的桌子踢翻,頭也不回的離開辦公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明白自己無法入睡的原因──更確切的來說是不想。最近只要一放鬆下來,腦中閃過的都是艾爾文死去的模樣,就算知道是虛幻的夢境也使里維心力交瘁。所以他選擇繃緊自己的神經,使自己一刻都不得閒的戒備著。而隨著日子過去,里維也清楚明白這樣的處理方式堅持不了多久,他最後不敵身體與心靈上過於沉重的負擔而倒下。



「里維?!你清醒了嗎?」第一個聽到的聲音是韓吉,他看起來已守在床邊多時而沒有休息,硬是撐起身體坐起來的里維只感覺無限的頭疼,他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
「艾爾文呢?」發現手上一排陌生的管線,里維果斷將它們全部拔除,只覺骯髒。韓吉極力阻止似乎想下床的里維,卻在聽見問句時停下了動作。


「里維……艾爾文已經去世三年了。」





「艾爾文呢?艾爾文人呢!」


「里維,你不要再喊著奇怪的名字了,根本沒有艾爾文這個人啊!!」


「你在說甚麼?那麼現任團長是誰?」


「你。」





「里維,你還記得甚麼?」


「我只記得我被艾爾文從地下街帶回來調查兵團。」


「地下街?你這樣的貴族怎麼可能去那樣的地方?別說笑了!」


『拜託……不要再讓我夢見他……』



        里維被正式卸除職務,並以帶傷退役對外公開,知道實情的只有調查兵團內部高層。而事實上是,里維經過三週的精神折磨倒下後,再也沒有醒來過。他還活著,但始終無法清醒過來,至今已昏迷近兩個月的時間,醫師們直接宣判「植物人」告終。而現在的他就只是一直睡在病床上,面容十分的平靜,彷彿只是午後小憩而非永眠不醒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宣判無法醫治後沒多久,我在整理里維的書房時發現了一本筆記,裡頭記載著他所有的夢境,似乎自我告訴他可以做記錄觀察時便開始這麼做了,而我也發現,每個夢境都有我的出現。在夢裡我們不一定認識,但卻一定會相遇,像是命運牽引又彷彿詛咒。他曾經夢見我的死亡,自此之後似乎每一次入睡都會有這樣的夢境。


『艾爾文又死了,為了救我而死,已經是第幾次了?』


『這次是我親手殺了他。』


『真可怕,被他掐著脖子的感覺像是真的一樣。』


        諸如此類的夢境不斷出現,還記得他並不是一個這麼常作夢的人,卻因為一個不存在的夢,再也無法逃出夢境。我想這是他在最後三個星期拒絕入睡的原因,因為入眠後的終局是我的死亡……我似乎也間接殺害了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後我發現了另外一本被藏在書櫃後方的日記。我不曉得他有寫日記的習慣,記得當初教導他寫字的還是自己,而他當時還……現在這都是往事了。我打開日記,雖然有損里維的個人意願,但我想這是了解病情的一個方式。第一頁寫下了我教他寫的第一個字「Levi」,這是我賦予他的名字,排列組合過後是「Live(生命)」也是「Evil(邪惡)」。不曉得他自己有沒有發現這名字其中的奧秘──我希望賦予他生命,能夠重新理解生命的意義,同時又希望他可以邪惡的像個死神,能夠為取走巨人的性命而變得強大。而他確實也做到了,他害怕我的死亡,在同樣水深火熱的狀況下會想辦法讓自己活著,卻又義無反顧的剷除所有阻礙人類的事物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一個非常好的士兵,完全聽令於上司,並把自己發揮到淋漓盡致。我非常慶幸把他帶進調查兵團,且絲毫不後悔當時做出這樣的決定,就如他也不後悔選擇跟著我的腳步。他是人類的希望之翼,是調查兵團全員的憧憬,是艾爾文.ㄒ一.史密斯的劍。這麼說實在帶有太多的個人情愫,但我想我們就是這樣的關係,絕非單純的上司與下屬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繼續閱讀剩下的日記,發現里維十分擅長封閉內心──我非常訝異,對於他誓言向我獻出心臟這件事。這對於一個必須奉獻一生給人類的士兵來說十分不妙,但若這是他個人戰鬥的動機,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。我在他那篇日記下擅自寫上了一段話,雖然可能無法將這句話傳達給他,若是可以,這卻是我真切的希望。


        ──為了我活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沒有提及我和里維私下的關係,因我覺得與他之間的羈絆已不是區區「伴侶」二字可以總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說心臟有分左右,那我另一半的心臟絕對是與里維做了等價交換。說是心靈伴侶實在太過肉麻且膚淺,不如說是能夠將一切,甚至性命──都交付給對方的信賴關係。我必須承認,自己是一個狡猾的人,能夠毫無保留的將所有都交給里維,但要是立場相反,卻無法保證不會捨棄他,我對此很慚愧。就全人類來說,犧牲里維總比犧牲所有人要來的正確,就艾爾文.ㄒ一.史密斯來說,卻貪心的希望就只有他不死。但面臨選擇時,我只能咬著牙往前奔跑,就如當時與他發誓的一樣:「為了全人類的自由,毫不猶豫的勇往直前。」


  說「愛」實在太過沉重,我與他都「愛」不起,愛的越深就越無法放手,為此我一直保持著與他的最低限度。老實說我失敗了,待發現時已陷得太深太深。我想我再也無法如此看重一個人,一個士兵。


  在此希冀他能夠在人間解放,承載著自由之翼回歸天父身旁,並在來生能夠不用再遭受這樣的罪。



  里維,調查兵團最優秀的士官長,調查兵團第十三任團長──艾爾文.史密斯,於此獻上致高的敬意與惋惜。


  


           「用力飛翔,直至生命燃燒殆盡。」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致  里維 士官長。



「這種時候寫這封信似乎有些不太吉利……」艾爾文停下筆,將桌上的那封信拿起,上頭的墨水還未完全乾,最後寫下的「Levi」因為過多的墨汁與角度傾斜而流下一道黑色的墨跡。他又看了一次那封信,最後將它丟進壁爐,燃燒。然後聽見了急促的腳步聲。


「艾爾文!!」韓吉用力打開團長辦公室的門,臉上掛滿欣喜,但因為原本的憔悴而顯得有些可怕。


「韓吉?怎麼了?」確認壁爐裡的紙張完全變成灰燼後他看向韓吉。


「快、快來!里維醒了!」最後只記得兩人在夜晚拔腿狂奔。


「里維!」打開門後是里維斜倚在床頭,有些失神看向窗外的樣子。而醫生正站在旁邊做著記錄,看見艾爾文與韓吉的到來,只說:「已經沒什麼大礙了。」便關門離去。里維緩緩轉過頭看向他們。


        艾爾文一時之間不知該做出甚麼反應,昏迷許久的人突然醒來已是奇蹟,他第一次這麼感謝上天的眷顧。他應該問一句「沒事吧?」或是「感覺怎麼樣?」,卻甚麼也無法道出,一旁的韓吉已經說不出話來,只是捂著嘴看著床上的人,臉上流著淚水,而最後率先開口的卻是里維。


「夢甚麼的麻煩死了,所以我把它丟了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艾爾文應該是笑了,他很高興里維最後戰勝夢魘,回到大家身旁。然後他走向里維,腦海中有成千上萬想說的句子,卻只吐出了再平凡不過的四個字──



        「歡迎回來。」




Fin.


评论
热度 ( 3 )
TOP